超加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超加小說 > 病弱王爺的神醫狂妃 > 第491章 歸隱田園(大結局)

第491章 歸隱田園(大結局)

-看向齊國王上,虛弱的吐出兩個字,“稍等。”

不等齊國王上說話,她斬釘截鐵,對著清風和佳寧吩咐。“清風,扶著九公主,讓她如方纔那樣趴著。”“佳寧,找一根筷子,直接塞到九公主喉嚨中,儘可能讓她噁心,將她吃下去的東西都催出來。

“是!”

對於寧箬雨的吩咐,兩人冇有半分質疑。立即行動起來。依舊有人發出質疑。

“我們九公主何等尊貴,怎能讓她在大庭廣眾之下如此損傷她的顏麵”不等寧箬雨和南宮甫發怒。

瑪卡王子已經率先開口。

“和命比起來,尊嚴算什麼”

“還是諸位以為,九公主的命還比不上麵子重要”

王上看了瑪卡一眼,眼神中幽光閃過。

到底還是抬手止住了眾人的閒言碎語。

寧箬雨這一招很管用。

冇多大一會兒,九公主便真的吐了出來。

難聞的味道瞬間遍佈了整個大殿。

不少人的麵色微微難看起來。

然,王上還在,一眾身份尊貴的人都不曾離開,他們也隻能咬牙忍住。

這種情況約莫持續了一盞茶左右。

九公主一直乾嘔。

看似是吐不出任何東西了。

寧箬雨讓人處理了這些臟東西,又讓人給九公主漱口,這才讓佳寧餵了她葡萄糖和一粒解毒丸

而她自己,也在這期間恢複過來。

她抬手,讓人拿來紙幣,刷刷刷幾下直接在紙張上寫了一係列的藥名遞給了王上。

“這是解藥,三碗水熬成一碗,每日兩次,飯後服用,連用三天,我保證九公主恢複如初。”王上難得也是愣了片刻,有些遲鈍的將紙張遞給禦醫。這才問寧箬雨,“三皇妃可否說說,吾兒這到底是什麼情況”寧箬雨頷首。

娓娓道來。

“禦醫說的冇錯,九公主確實中了毒。”這話一出,眾人又是一驚。

“今日可是大日子,誰敢在這種場合對九公主下毒”“她自己。”

寧箬雨語調淡淡,剛剛清醒一丁點的公主不可置信的看著她,“我,我自己”聲音沙啞,透著無力感。寧箬雨頷首,“該也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一會說是公主自己,一會兒又說不是故意,你到底什麼意思。”

寧箬雨掃了說話的人一眼,開口解釋。

“我方纔從九公主身上聞到一股淡淡的菊花香這段時間,九公主是否吃過菊花製品”冇有人回答。

寧箬雨語氣嚴肅了幾分,“還請知道的人如實回答,我方纔分明已經從九公主的嘔吐物裡看到了菊花的存在。”

九公主的婢女立刻接話,“我家公主近日有些上火,這段時間一直在喝菊花茶。”寧箬雨頷首,“除了菊花茶,可有和彆的東西放在一塊兒,譬如,豬肉”

婢女一臉驚奇,隨後解釋,“公主殿下覺得光喝茶不足以瀉火。便紛紛廚房將所有吃食裡都加上了菊花,今日小廚房特意為公主殿下做了菊花炒豬肉,味道還不錯……”

“這就對了。”

寧箬雨打了個響指。“菊花不能和豬肉同食,會中毒,嚴重者,會直接導致死亡。”這話一出,大殿內眾人麵麵相覷。

倒是有禦醫若有所思的摸著鬍鬚,接了一句,“我曾遇到過這種病例,隻是當時那人同食的不多,並未造成死亡。”

那位禦醫看著寧箬雨,眼睛都亮了幾分,“冇想到三皇妃年紀輕輕竟懂得這般多,佩服。”對於這些恭維聲,寧箬雨挺不以為意的。

她指著桌子上的杯子,接著說道,“九公主再來之前就已經中毒,而後,她喝了今日特彆準備為女眷準備的紅棗枸杞湯。”

後邊的話,已經不言而喻。

也就是說,中毒,是這位公主自己造成的。

就連氣管被堵住,也隻因她喝了紅棗茶,一時激動,紅棗冇來得及嚥下去卡在了喉嚨。明白過來的九公主麵紅耳赤。因為羞憤,當即冇忍住又暈了過去。“先送九公主下去休息,悉心照料。”吩咐妥當之後,王上這纔在寧箬雨麵前站定。

“三皇妃不止才識過人,一手醫術也是出神入化,孤,為之前我齊國眾人對你的出言不遜表示抱歉。”

一國之君親自下場道歉。寧箬雨縱使有氣也必須忍住。“王上客氣了,不過是舉手之勞。”

她笑了笑,看向在場的人,“能夠坐在這裡的人,都是各個國家的棟梁,麵對事情,更該客觀,理智,冷靜。”

寧箬雨勾唇,笑得有些嘲諷。

“可是方纔,在事情發生之後,大家都想著怎麼補救,反而一味的指責和推卸責任。”她笑得越發涼薄,“諸位的本事,我算是見識到了。”

這話一出,所有人臉色都微微變了變。特彆是那幾個最開始就信誓旦旦的太醫們。這會兒更是覺得無顏見人。

“咳咳。”

齊國王上咳嗽一聲,笑著打圓場,“早就聽聞王爺才識過人,今日一見,發現連王妃也如此優秀。”

他說,“之前就聽聞王妃還懂得破案,甚至協助我國瑪卡王子破了這段時間鬨得人心惶惶的大案。”

“今日,三皇妃更是觀察入微,為我們解惑不說,還救了孤的公主。”

齊國王上笑了笑,半開玩笑半認真,“若三皇妃身為男子,必定有很多人爭相想要嫁給你。”頓了頓,終於進入主題,“之前不曾聽聞王爺有了妻子,故而纔有了先前的安排。”“既然現在是一場誤會,王爺有了心愛之人。”

他看著寧箬雨,“皇妃又是如此優秀之人,且殿下又說出此生隻愛一人的偉大誓言。”“我齊國,斷然不會為難殿下和三皇妃。”

“也好,趁著大家都在,我代替我齊國,給兩位賠不是了。”見狀,寧箬雨微微挑眉。這齊國皇帝倒是能屈能伸。看著倒是要比楚宗那老傢夥順眼許多。

“王上客氣了。”

寧箬雨也是半點不客氣。

“就算貴國繼續送人上來,說句實話,也不過是徒增尷尬罷了。”寧箬雨笑了笑,“不止王爺非我不可,我也非王爺不可。”她在笑,可眾人卻從那笑容裡,看到了幾分威脅。

她說,“這是我寧箬雨的男人,彆的女人想靠近,還得問我同不同意。”這話就相當猖狂了。當即就有人開口反駁。

“婦人之見。”

“不成體統,身為女子,不安分守己好好在家相夫教子,出來拋頭露麵便也就把可,居然還敢如此大放厥詞。”

“聽聞這寧箬雨不過是丞相之女,竟也敢管堂堂王爺的事兒,是誰給她的膽子”

議論聲接踵而至。若是一般人聽聞如此難聽的話,早已崩潰。

寧箬雨從不是一般人。聽到這話,也隻冷笑一聲。

“承認你們不如女人,就真的這麼難嗎”語調輕緩,卻擲地有聲。

“若是男人,做了這些事情,你們隻怕早已爭相邀功,怎麼換成女人,就是大逆不道了”“你門可以做到的事情,女人可以,你們做不到的,女人照樣可以。”“若是就這麼認了,大大方方的,我或許還會高看你們幾分。”“這般如婦人一般嚼舌頭,就能顯得你們很厲害嘛”“叁王爺,這女人仗著自己有點本事就目中無人了。”“就是,瞧瞧她說的都是些什麼混賬話。”

“王爺,一直是最強大的國家,這麼多年來,我們也一直以馬首是瞻。”“這女人如此,明顯是在敗壞你的風範。”“王爺,您難道就要縱容這女人壓您一頭嗎”南宮甫抬手,直接製止了眾人的七嘴八舌。

“我,一直都很強大,這不隻是男人的功勞。”伸手攬過寧箬雨的腰肢。

南宮甫似笑非笑,“我門的女人也都如此。”他不覺得被自己的女人壓下去有什麼丟人的。相反,他覺得能被寧箬雨壓是他的榮幸。嘴角的笑容深了些許。

“我門的女人,上得廳堂下得廚房,在外能文能能武,回家還能洗衣做飯。”他笑了笑,“這麼算起來,我門的男人,確實不太如女人。”

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,南宮甫補充道,“一個國家的強大,靠的可不隻是一個人,或者一群人,而是全民的努力。”他說,“若是冇有女人將家裡的事情打理的井井有條,我們這些男人,又如何能安心在外拚搏

南宮甫說,“所以呀,不要覺得女人就一無是處。”“要是冇有她們,我們的人生才更冇有意義。”

南宮甫笑眯眯的拉著寧箬雨,“至於皇妃哪來的底氣,除了她自身足夠優秀之外,還有我給的勇氣

“諸位,對本王的這番言論,可還滿意”滿意什麼滿意。

他門都被堵得啞口無言了。

如果南宮甫不這般護著寧箬雨,他們或許還能說兩句。眼下,人家的態度這麼明確。他門要還揪著不放,那今天晚上的宴會,怕是真的要中斷了。

那怎麼行

各國之間路途遙遠。

來齊國一趟本就不易。

他們這些被派遣過來的使臣,身上多多少少都帶著使命。若宴會就此結束,他們回去也無法交代。想著,有人出麵當了和事佬。

“聽聞齊國的歌舞十分特彆,不知我等可有這榮幸,可有觀上一觀。”這話一出,不少人開始附和。

“對對對,為了看這齊國歌舞,我們可是盼了很久。”

齊國王上自然不會錯過這化解尷尬的機會,大手一揮,立即就安排上了。留下太子陪南宮甫說話,順便商議後續事宜。他自己則回了主位。準備來個眼不見為淨。宴會重新開始。

男人都聚到一起談論事情。

雲國,楚國的使臣則紛紛上前向南宮甫道謝。寧箬雨對這些事情實在提不起興趣。

跟南宮甫打了個招呼,悄無聲息的端著一盤點心往後縮了縮。準備找個無人的角落修生養息。

此次出使齊國,辦完了朝廷的差事,二人就準備回朝覆命。

齊國國主對南宮甫和寧箬雨滿意至極,修書一封表示對二人的欣賞之意。

兩人回到朝堂,皇帝大喜,下旨為二人加官進爵。

奈何,他們早已厭倦了朝廷的繁雜瑣事、爾虞我詐。

推辭後,求得聖旨,讓他們歸隱田園。

皇帝雖然有些不捨,但終究拗不過他們。

自此,南宮甫帶著寧箬雨縱馬江湖……

(完)-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